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本王在此 > 63V章

            63V章

            作品:本王在此 作者:九鹭非香 字数:885756 下载本书  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                翌日,外面风雪如簌,金娘子领着沈璃与行止穿过买卖交易的大殿,殿中空无一人,想来白日这里是不会对外开放的,殿中的稀奇珍宝陈列在案,沈璃转头打量,金娘子一笑:“这里的东西都是奴家用来卖的,不过姑娘若是看上了,奴家倒是可以少做?#20107;?#21334;,将东西送给姑娘,只是姑娘若愿意将奴家亲上一亲,那便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嘴角一抽,身后的行止生生的将她的脑袋拧正,迫使她看着正前方:?#30333;?#21543;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一笑:“奴家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,神君这便醋了啊,真是小肚鸡肠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推着沈璃便往?#30333;擼?#27809;有理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穿过大殿,又走过一片雪地,方行至一处山洞前,金娘子转身道:?#21543;?#21531;该止步啦,里面便是奴家为姑娘治?#35828;?#22320;方,还望神君在洞|外守着,?#24515;?#25918;人进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道:“我亦可进去守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可不?#23567;!?#37329;娘子将手上附着着白气,她探手拉住沈璃:“待会儿奴家可是要为姑娘宽衣解带的,这女子的肌肤怎能让男子随意看见,即便你是神君,那也不?#23567;?#20320;若非要进来,那好,你来为姑娘治伤,我在旁守护指导,只是治疗过程中必有肌肤之亲,神君,你……”她眼角妖媚之气散出,语带三分调戏,“你行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脸上笑意未减:“如此,我在外面守着便是。”面?#36234;?#23064;子赤|果果的挑衅,行止居然说出这么一句服软的话,着实让沈璃吃惊不少,她怔然,又听行止道,“但,还望金娘子也注意分寸,别做不必要的举动,莫要,触及底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话音落,沈璃只觉周遭寒意更甚,金娘子却是一笑,对沈璃道,“来,姑娘,咱们进去吧。”将她往一个黑糊糊的洞穴里面引。全然进入洞|穴之时,沈璃蓦地顿住脚步,这里面什么都看不见,声音也像是被厚厚的石壁隔绝了一般,鼻尖也嗅不到任何味道,简直像是再一次陷入五感全失的地步一样,唯有手被握在金娘子的掌心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姑娘?”金娘子轻声询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等一下……”沈璃努力调整情绪,再睁眼时,她褪去了所?#20889;?#24369;,?#30333;?#21543;。”因为牵着的人不是行止,所以……她得将自己武装为无坚不摧的碧苍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金色的有眼眸在黑暗中一亮,她轻轻笑道:“奴家可真?#19981;?#22993;娘的脾性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继续往?#30333;擼?#27784;璃隐约看到了一丝微光,那是一处简陋的石室,有一张石床,铺就着干枯的稻草,在石床的后面,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,金娘子将沈璃牵至石床边让她坐好,笑道,“此处乃是奴家素日练功打坐之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奇怪的望着那个向下延伸的黑糊糊的洞穴:“那又通向何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里?”金娘子虽还笑着,但却语带警告,“那里可不是活物该去的地方,姑娘知道奴家是妖,既然是妖便难免生出一点邪念,那处洞穴里,装的便是奴家数万年来剖离下来的邪念与欲|望,奴家将它们封在此山深处,这么多年也不知它们在下面长成了个什么模样,但姑娘若爱惜性命,便一定要?#20146;。?#21315;万别进去,千万别对它好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点头:“是我方才?#23454;?#20882;昧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一笑:“无妨无妨,这本也是要交待你的事。那么,姑娘,请宽衣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的手放在腰带上,突然想起了什?#27492;?#30340;,身?#25105;?#39039;:“要……脱光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笑得极是开心:“脱光也可脱光也可,奴家不介意的。”她话音?#31456;洌?#19968;道厉芒倏地自洞外穿进来,直直扎在金娘子脚边,沈璃定睛一看,那竟是一根锋利的冰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……应当是行止弄出来的玩意儿吧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神君生气了呢。”金娘子咯咯笑道,“奴家险些忘了以神君的法力,要透过法力屏障,做偷听之事,可是简单得很。罢了罢了,姑娘,你只脱上衣便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……在偷听?不知为何,一想到这事,沈璃脱衣的手便?#34892;?#38590;以继续,但现在哪是为这种事犹豫尴尬的时候,沈璃一咬牙,扒了衣裳。待再转头时,金娘子已经不在石室之中,沈璃一愣:“金娘子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奴家在这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听?#26696;O窸窣窣”的声音,一个金色的蛇头从稻草之中钻了出来,她爬上沈璃的腿,缠绕住沈璃的腰,最后将蛇头搭在沈璃肩头上:“唔,以这副身躯,奴家倒是觉得姑娘的体温正好呢。真暖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感觉微凉的蛇身在她身上蹭来蹭去,时而紧时而松,且她赤|身|裸|体,饶是再三告诉自己淡定,也难免?#34892;?#32670;赫:“但闻,娘子如何与我治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说来也简单,不过就是让奴家的灵力注入你的身体,帮你疏通血脉,平衡你体内的两股力量罢了。”她正事刚说完,便开口道,“哎呀,姑娘的背好多伤口,看着真让奴家心疼。不过……奴家也好生?#19981;?#21834;,真有血性,太帅气了,唔,不行不行,奴家不要那天外天的星辰了,奴?#19968;?#26159;要你。”说着,她分岔的舌头探出,在沈璃脸颊下扫了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默默推开她的脑袋,好在这人现在是蛇身,否则……她约莫会忍不住揍她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唰”一声破空而来的声响,无数只细小的冰箭扎来,金娘子蛇尾一挥,将冰箭尽数挡去,在沈璃耳边咯咯笑道,“姑娘,你看神君多着紧你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隐忍道:“治伤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奴家不过玩笑而已嘛,你们夫妇俩真是一顶一的没趣,哼。”金娘?#28216;?#24494;一仰头,“治伤便治伤,?#34892;?#30171;,你且忍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言罢,蛇身在自己身上收紧,刺?#37259;?#39048;项处传来,沈璃似能清晰的看到锋利的牙尖刺破皮肤时的画面,有一股冰凉的气息蹿进血脉里,随着血脉的流动,游便四肢,冰凉,但却有一丝通畅之?#23567;?#24453;这气息在身体里运转了一个周天后,

                它忽然在腹部那处停了下来,渐渐的,一股?#36843;?#20043;气被它引了出来,沈璃身体中本没有法力,但这股?#36843;?#20043;气出现之后,她忽觉身体里?#20102;?#24050;久的法力也跟着?#27492;眨?#31435;即与?#20146;迫?#20043;气缠斗在一起,仿似互相要将互相吞噬掉。沈璃额上渗出汗水,腹部?#36843;?#24471;连她也感觉到了疼痛,仿似又是那天浴火之时,要将自己?#25484;?#26469;的热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缠绕在她腹上的蛇身忽而散发出冰凉之气,?#31181;?#20102;此处灼痛,体内的那股冰凉之气也同时作用,将缠斗在一起的那两股气息包裹其中,以外力迫使它们融合在一起,最后化为一股沈璃?#29992;?#24863;受过的气息,隐匿在了身体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冰凉之气继续前行,如法炮制的处理了四五个气息交缠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后,那道气息收归金娘子的齿间。她松了口,一声喟叹,而沈璃肩上被她咬过的伤口也在慢慢愈?#31232;?#37329;娘子道:“今日是第一天,便先只处理这几处,待明天适应之后,奴家再多融合几处,姑娘现在可有不适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握紧拳头,然后又松开掌心:“没?#23567;?#21482;是身体里好似?#34892;?#22855;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不?#20384;矗?#21453;正感觉是舒爽了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便好。”金娘子身上亮光一闪,她再?#20301;?#20026;人形立在沈璃面前,“那么姑娘,穿好衣裳,我带你出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……我有一问。”沈璃沉吟了许久,终是开口,“有人说过,碧海苍珠……也就是我身体里那股?#36843;?#20043;力,它本来是属于我的东西,我是衔着它出生的。为何如今……它会与我身体中的灵力相冲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衔珠而生?”金娘子歪着脑袋想了想,“哦,原来姑娘便是大名鼎鼎的碧苍王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力量既是王爷天生便有的,那依奴家浅见,定是你后天习的灵力术法与先天之力相克制,所以才导致两股力量无法融?#31232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后天习的术法灵力……她的一切是在魔君那里学来的,而碧海苍珠也是魔君给她的,魔君既然知道碧海苍珠,便必定知道她身体里的灵力与碧海苍珠的力量相冲,既然如此……为何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要如此教她?

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的五天时间,沈璃日日与金娘子呆在洞|穴之中,?#30475;?#27835;疗前,金娘子总是少不了对她一番调戏,前一两次不习惯,多来几次沈璃便麻木了,左右金娘子还是知道分寸的,并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,倒是金娘子在治?#35828;?#26102;候常常?#20013;?#19982;沈璃闲?#27169;?#19968;些上古轶闻在她嘴里说出来总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连带着也扒出了许多行止以?#26696;?#36807;的事,什么诞生之初因形容过于美丽而被众神赠花插头以为?#25918;?#20160;么与神清夜?#22909;?#20197;一票之差输掉,愤而数百年不曾踏出房门一步。最后还得?#21487;?#28165;夜以美酒相哄,方而?#31361;場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听得好笑,原来行止之前竟是那样一个人,只是或许后来有,像神明一个个死去,天外天越发空寂,像挚友清夜被天罚,从而永堕?#21482;兀?#20687;之后独力扶持天界,像淡看山河变化,唯剩他一人孤立世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经历的失去那么多,要他如何不淡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与金娘子的关系便在这些奇闻异事中越发融洽,而行止则每每守在洞外,听见她们聊的那些于自己有关,恨不能永不记起的事情,扶额长叹:?#21543;?#20026;妖人,当真长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是以五天之后,行止便不再以法术窥听,只在外面守着,等沈璃出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与沈璃熟络后,金娘子说话便更直接了许多,这日疗伤罢了,她忽而道:“好妹妹,姐姐想了多天,还是觉得这事应该跟你说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?#27492;?#37329;娘子道:“不知你可有感觉,你身体里的那股?#36843;?#20043;力,似乎并非单纯的魔气或者仙气,再加之你先前于我说,这股气息的来源是碧海苍珠,容姐姐大胆一猜,你这碧海苍珠,更像是妖的内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妖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点头,复而在床上枯稻草里翻了翻,拿出一颗灰?#20284;说?#29664;子,她将上面的?#20063;?#21435;:“你看,这便是我的内丹。”丹上光芒骤升,沈璃只抽了抽嘴角:“你将你的内丹便如此随处扔着?若我没记错的话,妖?#32622;?#20102;这东西可是会死的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金娘子一笑:“姐姐早已不是普通的妖怪了,别用常理衡量我。”她稍敛了眉目,“不过,我当真与你说,妹妹就没觉得自己的身世有点离奇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是的,是的,肉就在前方!
           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98通比牛牛 陕西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双色球红球衍蓝球 七星彩特区网 快乐十分开奖实时 最准7尾中特公式规律 pk10助赢软件手机版 宁夏11选5推荐号 娱乐场所禁毒检查 广东快乐10分独胆公式 p3试机号金码今天晚上 四川快乐12任五预测推荐号码 360彩票中心地址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合彩一码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