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本王在此 > 32V章

            32V章

            作品:本王在此 作者:九鹭非香 字数:885756 下载本书  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                翌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大早,魔宫中来人便来了人将沈璃叫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议事殿中,魔君坐在上座,墨方在一旁立着,还有几位军士站在另一边,见沈璃入殿。魔君挥手让几名军士退下,开口便道:“昨晚,拂容君通过魔界跑去人界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一怔,那边墨方倏地垂头跪下,声色微沉:“都是墨方的错。墨方愿承担全部责任,将拂容仙君?#19968;?#26469;,再受任何?#22836;!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突然……”沈璃望着墨方,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愣愣道,“你打他了?”沈璃只是随口一问,不料墨方还真点?#35828;?#22836;,沉重道:“昨日喝得有些多了。”他似头疼似无奈的捏了捏眉心,“一个没注意就……踹了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看墨方一身轻甲衣未换,想来是昨天就一直穿着没有脱下来,他脚上那双魔族特制的黑铁精钢靴堪称能?#24895;?#24471;了所有恶劣环境,且极具攻击力。沈璃脑子里闪过拂容君那一身细皮嫩肉,顿觉墨方这一脚,应当是给了那轻薄的仙君一个好教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揍了便揍了。”沈璃轻蔑道,“他还小么,挨了打就跑,以为能威胁谁呢?而且人界也没什么妖孽鬼怪的,害不死他,随他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?#23567;!?#39764;君递给沈璃一张明黄的绢纸,“天帝昨夜加急传来的旨意,着拂容君三日之内必回天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一怔,想起她前天交给行止酒娘的那封信,心里对这突如其来的旨意大概有个底了。那人虽然看起来一副没放在心上的模样,但事情却办得这么快,天帝的旨意来得如此急,必定是他还在信中说了些别的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垂下眼,一时不知心里是何种滋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,三日之内必将拂容君带回来。”魔君淡淡道,?#23433;还?#22909;在人界的时间过得慢,还有不少时间去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点头,看了眼垂头认错的墨方,又看了眼魔君:“所以,这是要我去寻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君上!这皆是墨方惹出来的祸事,不该连累王爷。”魔君一摆手,打断墨方的话:“在人间的时间还长着,此一行,意义并非在将拂容君多快的带回来,而是正好让你们年轻人多了解一下彼此。璃儿,你可明白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明白。这门婚事是躲不掉的了,所以便要她对拂容君上上心,顺带也勾引得拂容君对她上上心。沈璃点头:“我回去收拾收拾便出发去人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墨方见状,本还欲阻拦,但方才魔君的话犹在耳边回响,就像有鱼刺噎住了他的喉咙,刺痛而让他什么也无法说出来。魔君继续交待道:“?#21155;?#22696;方将军,对拂容君动手,以下犯上的事仍旧要予以处罚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别罚了。”沈璃道,“是我让他揍的,要罚算我头上,待我带拂容君回来之后,自会来魔君处领罚。”言罢,向魔君行了个礼,转身便出了议事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墨方跪在地上,默默握紧了拳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离开王府的时候只知会了肉丫一声,一眼都没有望行止住的别院。她想,反正他们现在也没什?#22402;?#31995;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再到人界时晴日正好,天空碧蓝微风徐徐,沈璃踏白云落在京城中一个小角落。呼吸着久违?#35828;?#24178;净空气,沈璃?#25381;?#33298;展了一下腰身,深吸一口气,眯起了眼,忽然很想找个有葡萄架的阴?#21246;?#30561;一觉,她想,如果还有吱呀作响的摇椅在耳边催眠那就再好?#36824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呼出一口长气,沈璃睁开双眼看着?#21543;?#30340;小巷,轻轻一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想什么呢,那都是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出魔界之时,军士告诉她拂容君是向着扬州方向去的。可沈璃?#36824;埽?#39550;了云便先来了京城这方,找拂容君之前,她得自己玩个够。这次没了追兵在后,沈璃要?#33889;行?#22810;,她特意走了集市,在小摊面前穿着一身绸缎昂首走过,竟有让她一种一雪前耻的感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晃过集市,沈璃凭着?#19988;?#25214;到?#35828;?#24180;行云住的那个小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人间距离她上次来的时候,已有数十年的时间,街道小巷的模样有的都?#20011;?#25913;变了,行云那座被烧得焦黑的宅院也?#20011;?#37325;新修了起来。只是样子已与之前大不相同。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有几个孩子闹腾着从她身边跑过,嘻嘻哈哈的笑声洒了一?#32602;?#25200;了一方清净。这是以前行云院子门口从来不会出现的场景,那?#19968;?#26159;那么偏爱清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0011;?#23436;全不一样了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转身,又去?#35828;?#26102;的四?#39318;?#24220;。皇家府邸倒是未曾有什么变化,还是在那个地方,里面的亭台楼阁修得比当年还要富丽?#27809;省?#21482;是这里的主人?#20011;?#25442;人。沈璃忽然想看看当年那株呆呆的小荷,她是否还在池塘中枯萎,又忽然很想知道,当年的睿王和他深爱的那个女子,最后结果如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捻了个决,使了障眼法,从大门走了进去,可是走了一圈才发现,当年的那个池塘,?#20011;?#34987;填平了,又盖了一座屋舍,沈璃默然。王府里也没有当年睿王的痕迹,新的主人照着自己?#19981;?#30340;模样把这里改成了他的天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物已非,人已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忽然觉得有点不?#24066;模?#23545;她?#27492;?#36824;像是前不久才发生的事情,那些她拥有的?#19988;洌?#20110;这世间而言,却好似连痕迹也没有了。就像是……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。更甚者,会不会,这世上根本没有行云此人,一切只是她虚妄幻想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心中一惊,急于求证,身?#25105;欢?#20415;找去了皇宫,在陈放历史的地方,翻阅到了记录当年的书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的睿王最终还是杀了他的哥哥登上了皇位,而当年死而复生的睿王妃,却终其一生没有接受皇后的封号,她出了家,伴着青灯古佛,过了一生,睿王也为她一直未立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其间原因,史书中并未记载,或许是因为史家觉得,这?#36824;?#26159;峥嵘帝王一生当中不足以为道的一笔。沈璃看着这寥寥几笔的描写,又想到了义无?#22402;说?#23567;荷,与叶诗相比,她连这一笔的记录也?#25381;小?#27809;人知道她的存在,或许连那个帝王也忘了。毕竟,为皇帝而死的人那么多。她指尖在书页上划过,静静的落在“国师行云?#24444;?#20010;字上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是睿王一生中最倚重的人,但却一直没受封号,只在死后被睿王追封为大国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在这世间留下的痕迹,就只有这么一点了,这一页翻过,便是别?#35828;?#21382;史。沈璃忽然觉得一阵好笑,她到底在求证什么,寻找什么!?#36864;?#20840;天下都记得行云,与她何干。她的?#19988;?#21482;因为和自己有关,只是自己的回忆。而且?#36824;?#34892;云是真是假,他都已成过往。?#25381;心?#19968;段过去是能找得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摇头低笑。她怎么会为了一?#20301;?#24518;,失措成这个样子?真是有损碧苍王英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身?#25105;?#38544;,离开皇宫,走在宫城外,她却忽然脚步一顿,紧接着转了步伐,往集市走去,买了两壶酒,又?#33889;?#30340;出了城。行至城郊小河边,沈璃一揽衣袍,在草地上坐下,扬声唤道:?#21543;?#21531;还要跟多久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树后白衣男子静静走出,半点没有被?#35828;?#30772;行踪的尴尬,坦然的在沈璃旁边坐下,淡淡道:“什么时候察觉到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?#21531;。”沈璃递给他一壶酒,“沈璃若愚?#24656;?#27492;,早在战场上被杀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一笑,接过酒壶晃了晃,两人间一阵静默:“昨日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?#21531;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,又同时沉默下来,最后是行止一笑,道:“昨日是我的不对。本想今日与你道歉,结果一觉睡醒才知你已来了人界,这才跟了?#20384;礎!?#20182;目光落在流淌的河水上,映着潋滟的光芒,语气虽淡,但却能听出因不常道?#20184;?#24494;微别扭叹息:“抱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脾气,行止这么一说,倒弄得她有些怔然,愣了一会儿才道:“没事……左右欺负拂容君的法子还多着。而?#39029;?#30528;神君发脾气……用魔君训斥的话?#27492;担?#20415;是以下犯上,沈璃也有不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一默。两人之间再次安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以前。”沈璃像是下了什么决心,忽然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块草地道:“有一次我以原型的身体躺在那里,筋疲力尽,动弹不得,我此一生,?#28216;?#22914;此难堪狼狈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仿似想起了什么,行止眼里泄露出一丝笑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扭头看见他微微弯起来的眉眼,心中却有几分涩然,“当时,被人捡回去时,我虽没说,但确确实实有一?#30452;?#25937;赎的感觉,像是遇见了传说中的英?#37048;!?#22905;一笑,“这辈子头一次见到自己的英雄,却还是个那么普通的凡人,掐住他的脖子,?#25381;?#20351;太大劲儿,便能让他窒息而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对行云,上了心。”这是她第一次在行止面前如此冷静清醒的提起行云。她等了一会儿,没听见行止开口,微微有些叹息道,?#21543;?#21531;,行云,沈璃不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小河静静流淌,水流的声音混着沈璃的话钻进耳朵,行止倏地一笑:“?#30452;?#30475;穿了。”
           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d开机号50期开奖号码 三地推荐号码 开乐彩视频教学 大乐透带坐标连线示意图 十一运夺金乐和彩 南粤36选7走势图50期 118822两码中特118822 喜乐彩历史开奖号 888真钱棋牌游戏 福彩刮刮乐技巧规律 必赢客计划追号 今天的十二选五福利彩浙江的 极速五分彩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组60怎么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