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本王在此 > 31V章

            31V章

            作品:本王在此 作者:九鹭非香 字数:885756 下载本书  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走进军营,因为被坏了事,心?#20889;?#30528;些许不甘的火气,但见周围将领们熟悉的面孔,她暂时将那些不快都甩在脑后。一一回了来行礼的将领,其中才回王都的尚北看见了她,更是忙上前来微带抱怨道:“王爷离开也不与我说声,害末将一通好找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一笑,拍了下他的手臂:“是本王的不是,回头你挑一家酒馆,本王做东,任你喝到尽兴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旁边立马有将士道:“王爷可不能厚此薄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这话我可听见了,王爷,见者有份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都请了!”沈璃看见练兵台,想起今日来军营的目的,扬声道:“本王今日兴致好,让士兵们都来与我练练,过得了十招的,一并与将军们吃酒去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能与碧苍王过招,输了也是荣耀。一时间兵营中热闹了起来,将军们都将手下的精英唤来,令其与沈璃过招,每一个士兵沈璃都不放水,能用一?#20889;?#21040;的,绝不让其撑到第二?#23567;?#19968;个时辰下来,上台者已有数十人,却没一人过了十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额上热汗淋漓,但眼神却越发闪亮,眼下这个士兵是唯一一个在她手里过了五招的人,她夸道:“有潜力。”言罢,身?#25105;?#21160;,绕至那士兵身后,士兵反应也不慢,侧身要躲,哪想沈璃却是脚一扫,乱的他下盘,再将他肩膀一擒,摁在青石板的练兵台上。士兵忙认了输,沈璃松了他,指点了几句他的缺点,让他下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一个来战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忽的一阵清风过。沈璃一转眼,白衣披发的男子静静的站在练兵台的另一侧,笑道:“行止请战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台下一片哗然,竟是没人注意到,行止神君是什么时候到军营之中来的,更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上台的。沈璃面色微微一冷,一把抹去脸上的汗水,盯住行止:“神君这是?#25105;猓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行止独自一人在天外天待得久了,许久不见如此热闹的场景,便想来凑凑热闹,王爷可是不肯与我比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神君尊体,沈璃不敢冒犯……?#34987;?#35828;说完,行止身?#25105;?#38378;落在沈璃沈璃,伸手一擒抓住沈璃的肩头欲将她制住,这手法竟是方才沈璃与那小兵过招时用的。沈璃侧身一让,肩头一震以法力弹开行止的手,转身挥拳便往行止脸上招呼,但眼瞅着快揍上他的脸颊,?#22351;?#34892;止自己躲开,沈璃自己动作便是一顿,让行止抓住机会,一手擒住她的手腕,往身后一拧,沈璃动作再次被制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王爷可是怕伤了我?”行止语带笑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心头一恼,腰一弯,顺着行止的力道,一个空翻,解了困。另一只手还在空中抓住了行止的肩头,待她脚一落地,只听一声低喝,摔肩便将行止扔了出去。可待将行止扔出之时,沈璃只觉掌心一空,他人已不见,“哒”的一声脚步轻响,沈璃猛的一回头,与此同时,手肘毫不犹豫的击中行止的腹部,但却如打到棉花里一样,力道尽数被散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打斗就像是她平时与行止的对话,每一句攻击性的语言,皆被他从有化无,分散而去,从来没有一次让她打到实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一想,沈璃心头更觉憋屈,动作更是急躁,但越是急越是拿行止没有办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气恼之时,却在恍然之间想到,为什么这人说要与她斗,她就必须与他斗,他将她玩弄在掌心,凭什?#27492;?#23601;不能自己跃出他的手掌。她攻击的动作一顿,行止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这才发现,原来,除了最开始那一招是行止主动攻来,后面的他一直都在防御,像逗着她玩一样,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唱的独角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适时她正与行止面对面站着,距离极近,一只手停在行止颈项间,手腕正巧被行止握住。她仰头望行止,见行止对她笑道:“王爷,十招早已经过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一用力,挣开行止的手,退开两步道:“神君到底意欲何为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前听王爷说与你过了十招便可讨得酒喝,行止不爱喝酒,所以想向王爷讨个别的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?#25104;?#20912;冷,但碍于场合还是好声道:“神君今日?#28909;挥?#20102;沈璃,有何想要的,但说无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欲问王爷三个问题。”行止扫了一眼台下众将,待看见外围站着的墨方与另一边的拂容君时,唇角弧度一扬,“第一,欲问王爷,尚北将军是你何人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被点名的尚北一愣,周遭将士皆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他,尚北急得一头大汗:“神君怎的如此问话啊!末将可是有家室的人!”沈璃眉头一皱:“只是同?#25319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位老将军又是王爷何人?”行止指着白须老将又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亦是同?#25319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墨方将军又是王爷何人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一默,眼角余光瞥见了外围的墨方,又瞅见了另一头忽然目放亮光的拂容君。这行止君今天是想将她的话拆个彻底啊!墨方先前像她表白了心意,当时她?#35753;?#30830;拒绝了,便不该在任何场合让他心抱希望。同拂容君私下说也只是为了吓吓他,让他知难而退。而现在……她今天既是为了帮墨方才撒了这个谎,自然不能因要圆一个谎又害墨方错抱希望。且今天将士们皆在此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6291;?#21482;是同?#25319;!?#22905;淡淡说出这话,?#22351;?#34892;止满意的勾了唇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下面的将领们都为这莫名其妙的三个问题挠起了头,不知道到底打的什么哑谜,唯有拂容君一人叉腰笑了起来。此时此刻,即便沈璃再三告诉要把这些事视若不见,但?#36291;?#24525;不住微微捏紧了拳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神君你果然好样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日比试到此为止。”她冷冷瞥了行止一眼,转身下台,第一个便走到了墨方身边。冷着?#36784;?#24453;他道:“日后若那拂容君再缠着你,揍。打死了算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墨方一愣,小声问道:“王爷可是……?#35805;?#21040;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?#25104;?#21448;是一黑。瞪了他一眼,墨方立时噤声。适时周遭的将领们皆抛开了方才的疑惑,围上前来,让沈璃请他们去吃酒。待沈璃被将领们拖走,墨方站在原处定定的望着她与将领们说话的背影,唇角不自觉的一动,颌首道:“谢王上心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冷风一刮,墨方方觉脊梁寒了一瞬,还没找到是从哪方传来,便听人喊道:“墨方。”人群中的沈璃突然回过头来冲他一招手,“走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墨方一愣,摇头道:“我留守军营便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把他扛走。”沈璃下令,转身继续往前。两个将军扛着墨方,一行人热热闹闹的离开了军营,士兵们留下来接着做日常的练?#21834;?#25282;容君噔噔跑上练兵台,虽不敢造次,但还是难掩?#33485;?#30340;对行止鞠躬道:“多谢神君点明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是想帮你。”行止瞥了拂容君一眼,“只是……想逗人玩玩。”但……玩出的结果明明和他预想的一样,可为什么却没让他开心起来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看见的,不是那样淡然相对的沈璃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拂容君一抬头,看见行止没?#34892;?#24847;的脸,?#25243;?#24819;说,神君,你这可不像玩了别?#35828;?#26679;子……但话到嘴边,拂容君还是?#24230;?#30340;咽了下去,转而道:“如此,拂容便告辞啦。”说着便要向沈璃离去的那方追去。没料步子还未迈开,便听行止淡淡道:“你在这里,似乎也太放肆了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拂容君浑身皮一紧,僵硬的转头望行止,却见他脸上有勾出了抹云淡风轻的微笑:?#30333;?#28982;,行止不会责备皇孙什么。”拂容君心底暗暗松了口气,“我昨?#25214;?#25240;纸鹤送信去了天界,一切交给天帝定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转身离开,独留拂容君一人站在练兵场上,一脸冷汗如雨下。他好像……听见?#35828;?#21531;拍案怒喝的声音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晚上,沈璃与将军们喝到深夜才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墨方将微醺的沈璃送回王府,告别了他,沈璃推门进屋,绕过大门前的影壁,却见行止身着单衣,随意披了件衣裳站在前院,他目光微凉定定的望着她。四目相接,沈璃一句话也没对他说,扭头要便去找肉?#23613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王爷也是要嫁去天界的人,如此与男子一同晚归。这可不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脚步一顿,院里灯笼打在她脸上的光让她五官更为立体,而她眼眸中却没有光亮照进去:“哦?不好?那神君说说,如何叫好?”沈璃一顿,冷笑,“看着与自己缔结婚姻的人,去纠缠自己的下属,这便是神君的好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鲜少听见沈璃用如此语气与人说话,行止眉头一皱:“你喝醉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清醒着呢。”沈璃眼眸藏着三分森冷,三分恼怒,还有更多?#24187;?#30340;情绪,冷笑道:“若要论哪样是好,沈璃今日骗得拂容君相信我的话,那才是好。打消他的心思,帮了我的下属,也未免以后拂容君那东西把事情闹大后,我的脸面尴尬。而今日行止君你却做了什么?哈!好啊!”沈璃一声笑,“终于逼得沈璃认输了,您可满意?#24656;?#26159;行止君约莫不知道吧,你那些举动看在沈璃眼里,简?#26412;?#20687;一个吃了醋的凡人在想尽办法证明些什么,怎么?#21487;?#21531;这可是看上沈璃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止沉默,倏尔挪开目光,侧头一笑:“王爷醉了,神,哪来的感情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上古神,无欲无求,哪里会去?#19981;?#20154;呢。沈璃早该知道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8909;?#22914;此。”沈璃转身往自?#20309;?#37324;走去,只在夜风中留下一句凉凉的话,“日后沈璃无论护何人,做何事,还望行止神君,休要多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沈璃一条生路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凉风过,撩起行止的发丝。他仰头,望着魔界灰蒙蒙的天空,许久之后才自言自语道:“好吧,我尽量。”
           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5走势图表 北京11选5开奖视频 7星彩中2个号有奖吗 江西快3一定牛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澳门赌场shiwan 怎么买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651675是哪里的号码 新疆时时彩中三走势图 安徽快3最新开奖号码 河南22选5中奖结果 最简单的平码公式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官网 如何成为足彩投注方法 甘肃11选5任三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