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本王在此 > 第十一章

            第十一章

            作品:本王在此 作者:九鹭非香 字数:885756 下载本书  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                青年双眼一眯,正要开口,他身旁立即有侍卫阻拦道:“苻生大人,小心,这妖孽厉害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竟是太子不放心,将自己的亲信也派了过来,苻生闻言冷笑:“今上有七子,皆可称王,你这妖孽?#25105;?#20026;王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的笑却?#20154;?#26356;冷:“乃是混世魔王!”言罢她银枪一挥,银光划过,众人只觉腰间一松,配的刀稀里哗啦的落了一地,而与他们的刀一起落下的还有众?#35828;?#33136;带与裤裆。众人一慌,?#32622;?#33050;乱的提裤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勾唇一笑,弧度还没变大,背后却有一双温暖的手捂住了她的眼,行云语带叹息:“别看,多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一愣,任由温热的手掌覆在脸上,她一?#26412;?#24536;了呵斥他放开。不管沈璃这些日子在行云面前做过多彪悍的事情,他好像一直都用平常的目光将她当一个姑娘家在对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把她当做一个真正的女子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见此景,忙捡?#35828;?#25294;着裤子便跑了,苻生腰间的带子仿似与别人不一样,他?#35014;?#26410;嫌半丝窘迫,反而暗含几分深思,目光在沈璃身上停留了片刻,竟也不再发声刁难,转身离去,唯余烧?#27809;?#20809;冲天的屋子和?#21621;?#36807;于淡然的两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收了银枪,却没有拨开行云的手,睫毛在他掌心刷过,她道:“走吧,我送你去睿王府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她就该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行云应了一声,放开沈璃,却望着大火道:“再等等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侧头望向行云,见他瞳孔中印着熊熊?#19968;穡?#21767;角难得没有了弧度。她恍然忆起行云昨日对睿王说的话,他是想守住这个小院,因为这里是他的家,而如今他的容身之处毁了,被付之一炬,他的心情,怎会好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拳头一紧,若是可以,她是想向那皇太子?#21482;?#36825;一?#25910;耍?#21482;是她如今在此处动用了法力,魔界追兵只怕不日便会杀来,她不能继续逗留了。沈璃望着渐渐化为灰烬的小院。她知道在这里的日子确实应该告一段落了,但是,心底这种?#28216;?#26377;过的堵塞,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还要烧多久呢。”在沈璃正垂眸不语时,行云忽然喃喃自语道,“这样烧完了之后不知道后院池塘那几条鱼还能捡来吃不,白养这么些日子多?#19978;А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竟是在琢磨这个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然,还能琢磨什么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深呼吸,拽了行云的衣领,遁地而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睿王府的花园中一片寂静,银光一闪,两人蓦地出现在花园小亭之中,行云借?#26049;?#20809;将四周一打量,感叹道:?#26263;?#26159;瞬息千里的法术来得方便,不过,为?#25105;?#26469;这无?#35828;?#33457;园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当我想来啊?”沈璃道,“这不是找不到睿王的卧寝么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失笑:“还是得自己找啊。”他迈步欲踏出小亭,沈璃却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叹道:“你难道看不出来这里的奇?#32622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哪里奇怪?”行云耳边只闻虫鸣,眼中也只看见了月色下花草树木的影子,与寻常夜晚没有什么不一样。沈璃手一挥,不知抓了个什么东西在掌心,声色微凝:“白天我竟没看出来,这睿王府里竟养了这么多未成形的妖灵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一挑眉,在沈璃不注意的时候抽出了手腕,迈步走出亭子,在沈璃出声阻止之前,他伸开双臂走了两步,转过身来向沈璃道:“此处没有恶意。我虽见不到所谓妖灵,但约莫能感觉出来这里的气息。沈璃,你多虑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并不是沈璃多虑了,而是因为行云看不见,所以他不知道,此处天上地下满是散发着微光的圆球,如同盛夏夜的萤火虫一般铺天盖地,和?#26049;?#33394;照亮了花园的每一个角落。他也不知道,在他张开双臂的一霎那,就像世间凡人敬仰的神明,?#24403;?#20102;最美的光芒,耀眼得让沈璃眯起眼,微微失了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男子,是将她从混乱噩梦中的唤醒的人,是在细雨朦胧的堤坝上为她撑开伞的人,是在透过葡萄架的阳光下阖眼小憩的人,明明?#20154;?#24369;小许多,却偏偏能让她感到安心,这样的人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吧。”行云在两?#30342;?#30340;地方对沈璃伸出了手,“你若怕,我牵着你就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是真的把她当女子来对待,也不看看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握住他的手掌,一用力,径直将他拉得一个?#24590;?#19978;前两步,行云还没站稳身子,便被沈璃拽住了衣襟,行云微微怔然的抬头望沈璃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,站在你面前的是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愣了许久,接着无奈一笑:“是,沈大王,是我的不是,小瞧你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且听好,我要通知你一件事。”沈璃并不听行云的话,只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正色道,“我约莫是看上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虫鸣声不止,沈璃的言语却?#30511;?#20113;的耳朵里静默了许久,他也目不转睛的盯?#27966;?#29827;,然后一咧嘴,笑了:“呵,知道了,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……当她玩他呢这是?这么个敷衍……这么个连敷衍也算不上的回答算怎么回事啊!还?#24515;?#20010;笑容!那是什么笑容啊!连嘲笑都?#20154;?#26356;?#20889;?#35090;义成分啊!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捏着行云衣襟的手颤了一瞬,还没来得及将心里的火气爆发出来,她?#19988;?#20495;地一动,一抹极淡的气息在空中飘过,沈璃立时收敛了所有情绪,浑身?#36234;?#32503;的戒备起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是魔气。极淡却无法让人忽视它的存在。沈璃松开行云的衣襟,仰头望向夜空,小院里漫天飞舞的小妖灵阻碍了她的视线,只嗅到了那一瞬隐约察觉到是自东南方那处传来,但?#20154;?#20877;要细探时,那气息已无处可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眉头微蹙,这股魔气,不像是魔界追兵会散出来的气息,有些不大寻常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正想着,忽然周遭气息一动,本是白色光团的小妖灵仿似被什么气息侵扰了一般,皆顿在空中没了动作,沈璃心道不好,忙将行云拽到自己身后,周身法力散出,震开身边妖灵,但见那些光团飘在空中,慢慢开始颤动,然后渐渐由内至外变成了血红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行云声色微沉,想来也是感觉到了气息的变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摇头:?#30333;?#20043;不是什么好事,咱们先离开花园,找到睿王。?#27604;?#30591;王出了什么事,行云可就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话音未落,忽闻夜空之?#20889;?#26469;一声骇?#35828;?#22899;子尖叫,其声凄厉,仿似含了无数的怨与恨,空中妖灵仿似被这声尖?#20889;?#28608;到了一般,剧烈的颤抖起来,有的甚至发出了小孩的啼哭声,在黑夜里听起来尤为渗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眉头微皱,道:“赶快离开这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连行云也听到了么?那么……沈璃一挥手,法力横蛮而出,径直在妖灵的花园里劈开一条道路,带着行云快步向外面走出,适时已经能听到睿王府中此起彼伏的惊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妖怪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5753; 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走出被围墙围住的花园,沈璃为眼前的景象一呆,偌大的睿王府中,四处皆是血红的妖灵,有的已经化为幼子,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带着一身的血,趴在地上,走廊上,有的甚至趴在人身上,他们不停的啼哭,流出的血泪仿似是剧毒的药,将?#35828;?#30382;肤灼伤,侍卫与女仆慌不择路的乱跑,火把的光芒与妖灵的血光?#39029;?#19968;团,晃得沈璃眼花,宛如她恶梦中的地狱一般,令人心生恐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眉头紧皱,沈璃喃喃自语道:“妖灵噬主,是豢养妖灵失败了。得赶快找到睿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妖灵不易得,百千万生灵当中,或可得一物天资?#23244;?#33021;化为人形成为完整的妖灵,别的就算日夜悉心照料,最多也只能空有灵体,没有灵识,无法化灵。睿王这府中怕是?#25381;心?#23567;荷一?#35828;?#20197;化灵,成了人形。但是就白日的情况来看,小荷无论如?#25105;?#19981;会突然心生如此大的怨恨,要怒而噬主,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想到方才那丝瞬间消失的魔气,脸色有些沉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沈璃。”行云忽然指着东南角道,“睿王的住处在那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抬头一望,东南角处,已看不见楼房,只有一堆发光的血婴儿爬满了房子,像是要将房子一起吃掉一般,沈璃心头一颤,她回头看了行云一眼本想将他留在这里,但血婴儿也慢慢往他们身边爬来,沈璃一咬牙,将行云的手一握:“待会儿不管怎样都别离开我身边三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一笑:“握得这?#21767;簦?#25105;可甩不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眼前一黑,待他再睁眼时,已到了一间屋子里面,素?#25484;?#27966;的房间今日到处都在滴血,是外面的血婴儿滴落进来的液体,一滴血在行云没留意时滴在手上,他只觉一阵灼心的疼痛,手上青烟一冒,破了一个焦黑的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没有吭声,沈璃也不知道,她左右一看,在书柜背后发现一个暗门,暗门未关,通向漆黑的内室,沈璃以手为托,一把明亮的火焰在掌心燃起,她走前面,牵着行云,每一步踏得小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又是一声尖叫,在狭窄的暗道中回响得更加刺耳,沈璃心中越急,若是睿王死了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掌心的火光照到前方的出口,是一个宽敞的房间,有烛火在里面燃烧,还未走进房间便听见小荷声色凄厉:“朱成锦!你活不了她?#19981;?#19981;了!你们都得死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踏入房间,沈璃一脚踹翻挡住视线的屏风,只见小荷黑发散乱,人如怨鬼一般飘在空中,而睿王手握三尺青峰剑守在一张?#26597;?#36793;,唇角已现血迹。在他死守的?#26597;?#20043;上,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静静的和衣躺着,?#35014;?#23433;详,仿似已睡了许多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留?#24266;?#33457;的读者都听好!九爷通知你们一件事!我约莫是看上你们了!哈哈哈哈哈哈!
           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徽快3号码查询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 河北快三软件 广西11选5号码走势图表 大乐透投注技巧杀前区六要素 爱彩人辽宁11选5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下载安装 2019年今天3d开机号及试机号 26选5开奖结果要多久出来 青海11选5开奖信息 河北体彩20选5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500w交税 铁岭有中彩票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