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本王在此 > 第十章

            第十章

            作品:本王在此 作者:九鹭非香 字数:885756 下载本书  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                熏香袅袅,窗户掩得死紧,墙壁四周都贴上了辟邪的符纸。皇太子坐在檀木桌后,神色冰冷:“睿王府,他们倒是会找地方。”青玉佛珠被狠狠拍在桌上,震得瓷杯一颤,水纹震动,跪于桌前的黑衣杀手静默无言,“这下,我可是更留不得他们了。苻生!和尚和那几个方外术士在哪儿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太子,已在门外候着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皇太子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:“哼,好,我倒看看,那妖孽还有什么能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小院中的葡萄叶随风而舞,沈璃望着叶子觉着自己约莫是吃不到它结的果了,行云做的东西那么好吃,他种的果树结的果子应该也很甜吧。她决心自己一定要在三天之内走掉,不管行云这里到时候变成什么样子,她也不能再留下去了,到时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。皇太子的威胁?#24515;?#23545;在睿王府避开,但是魔界的威胁……哪是一个凡人应付得?#35828;摹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嘭咚”一声响,沈璃探脑袋往前院一望,见行云的正在费力的搬动院中的石头,汗水在他脸上淌下,他像是在计算着什么一般,嘴唇轻动,念念?#20889;省?#40092;少见到他如此认真的表情,沈璃不由?#30343;?#30475;?#34949;?#21435;,心里忽?#24187;?#20986;一个想法:若是没?#24515;?#32440;婚约就好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没?#24515;?#23130;约,她就不用逃婚,也不用这么着急着离开,她就可以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以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什么?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恍然回神,被自?#21644;?#28982;蹿出的念头惊得忘了眨眼。她心里到底在期盼些什?#31383; 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沈璃。”一声呼唤自前院传来,打断了沈璃的思绪,她甩开?#38498;?#37324;?#33258;?#30340;情绪往前院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前院之前零星散乱放着的石头都已经被重新排列过,行云站在大水缸前对沈璃招了招手:“咱们一起来抬一下这水缸。”沈璃一撇嘴,走过去,单?#32440;?#21322;人高的水缸一拎,问道:“?#25293;?#20799;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边墙角。”行云一指,看着沈璃轻而易举的把水缸拎了过去,他道,“屋里的阵我改成了极?#23383;?#38453;,特别是到晚上,这阵由其厉害,你记住别到前院来,要出门也得和我一起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知道行云在这方面有点本事,但?#35789;?#32456;觉得他一个凡人凝聚日月精华的阵摆得好,却不一定能摆出什么凶阵来,再是凶煞的阵,还能凶得过她这魔界一霸?是以她只将行云这话当耳旁风听了听,半点没放在心上,反而转了话题问道:?#38712;?#20040;突然改了阵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一笑:“可不是为?#22235;?#25105;,能睡个好觉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像是故意要和行云的话作对似的,至夜,万家灯火熄灭之时,小?#21644;?#24573;的响起此起彼伏的念经声,行云在里屋用被?#28216;?#20303;耳朵叹息:“没料到竟来如此拙劣的?#30343;幀?#23454;在是我太高估皇太子了。”他这里没念叨完,在隐隐约约钻进耳朵里的念经声中,忽来一声清脆的响动。行云立即翻身而起,抓了床头的衣裳随手一披便走进厅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变成人后便一直睡在厅里用条凳临时搭成的床上,夜夜他起来喝水都能看见她稳稳的躺在细窄的条凳上,望他一眼,又继续睡觉,是生性警惕,也是对他的放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今天沈璃已没有躺在条凳上。行云心道不好,忙走到厅门口往院里一望,已有五个人在凶阵中倒下,除了三名黑衣人,竟还有两名道?#30475;?#25198;的人,他?#22681;?#38754;无人色的在地上虚弱喘息,而这院中唯有一人挺直背脊向山峰一样矗立在小院之中,这个叫沈璃的姑娘,好像从来不曾弯下她的膝盖和背脊,要强得几乎让人无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便在行云叹息的时间,沈璃紧闭的双眼中忽然留下两道血痕,触目惊心,偏生她拳头仍旧握得死紧,连唇角也不曾有一分的颤动。行云知道这阵并不会伤人性命,它只是会触动人心深处的恐惧,击碎理智,让?#35828;?#19979;。但若向沈璃这样死撑,阵中力量便会越发强盛,行云没想过会有人在这?#20013;?#38453;中硬撑这么久,这样下去,不知会发生什么事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像是再也无法看下去了一般,行云竟是没按捺得住心里的冲动,一步踏入前院,迈入他亲手布下的凶阵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瞬间,他看见沈璃忽然七窍流血,紧握的掌心倏地松开,身影慢慢倒下。行云一闭眼,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,继续迈步向前,?#20154;?#20877;睁眼时,刚?#25293;?#20123;画面便如同是做了个?#25105;?#26679;,不复存在,沈璃仍旧握着拳头站在那里,脸上也只有两道血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行云?#21069;?#23450;力,沈璃的世界都在倾塌,魔界的子民尽数消失于赤红的熔岩之中,那些骁勇善战的士兵向她伸出求救的手,而她却?#30343;?#32538;着无法动作,巍峨的魔宫化为?#23601;粒?#22905;为魔君的生死而担心,恍然回头,却见一袭黑袍的魔君将她双手缚住,声色冰冷:“这本就是个不?#20040;?#22312;的地方。你们也不该……”心头一?#30504;?#27784;璃还没来得及开口,忽见魔君忽然张开了嘴,一口咬在她脖子上,撕下她的皮肉,要将她活活吃掉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沈璃。”一声轻浅的呼唤仿似自极远处飘来,却定格了所有画面,“醒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谁在叫她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眼睛一?#30679;?#19968;?#25293;?#21517;熟悉的脸庞闯入视线之中:“都是假的,没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赤红纷乱的场面都渐渐褪色,双手不再?#30343;?#32538;着,沈璃看?#25293;?#20154;周围的场景慢慢变得真实,还是那个小院,?#21644;庥心?#32463;的声音,行云正用手撑开她的眼皮,“呼”的往里面吹了口气,又道:“快醒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眼睛被吹得干涩不已,沈璃忍耐的闭上眼。行云却道她未醒,又强?#37034;?#24320;她的眼皮,深吸了一口气,正要?#25285;?#27784;璃扭过头,躲开:“别吹了。”她用手背揉了揉眼睛,“快瞎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笑道:“这不先帮你把恶梦吹跑了么。”他将沈璃另一?#30343;?#19968;拽,“总之,先离开这个凶阵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被他牵着走,看着自己手背上印下来的血痕,她失神的怔了一会儿,这个凶阵,当真如此厉害么……她抬头望着行云的背影,失神间问道:“因为是布阵者,所以凶阵不会伤害你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?这不过是个阵法,它怎么会认人呢。”行云声音淡淡的,“不过是心无所惧,让这阵无隙可乘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心无所惧……沈璃沉默,心无所惧又何尝不是心无所念呢。行云此人,实在太过寡淡。不过……沈璃垂眸,目光落在相握的手上,这人,也莫名的让人觉得安心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一言不发的拉着沈璃走进厅里,他只字不提刚才踏入阵时那一瞬间看到的画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人怎?#31383;歟俊?#27784;璃指着地上躺着的几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等天亮之后把他们拖出去便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外面念经的和?#24515;兀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沉吟,忽然之间念经的声音一停,“都是群废物!”外面?#24187;?#38738;年的声音尤为突出,他冷声下令道:“直接给我烧了。”紧接着一只燃烧着的箭猛的自屋外射进来,扎在屋檐上,木制的屋顶没一会儿便跟着燃了起来,像是触动了机关一般,无数的箭从外面射进屋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皱眉:“他们自己的人都还没出去,便想着放火么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没有应声,扭头往后院一看,那处也是一片火光。葡萄架烧得微微倾斜,屋内凶阵的气息渐渐减弱。他在这小院里的每一样物体皆是阵中的一部分,彼此息息相关,一物受损必会牵连整个阵法。行云见此境况,?#21152;?#38388;却没有愁色,反而笑道:“这么多年,我倒是把人心想得太好了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这小院左右都连着邻里,若此处烧了起来,必会殃及旁人,他本以为皇太子要对付只会对付他一人,但却没想,王公贵族竟把把百姓的命看得如此轻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我考虑不周全,害了旁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瞥了他一眼:“你也会愧疚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行云浅笑不语,只是唇角的弧度却有些牵强。沈璃挪开目光,胡乱将脸上的血痕一抹,迈开两步,声色微沉:“最后帮你一次,今天这院落烧了,明天你便去睿王府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第一次把离开的话出口,行云一愣,只见她手一挥,银白的光华在她手中凝聚,不过一瞬,一杆红缨银枪蓦地出现在她手中,枪上森森寒气逼人,印着火光,在沈璃手中一转,流转出了一丝锋利的杀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脚下用力,径直撞破屋顶跃上空中,手中银枪在空中划出四条痕迹,她一声低喝,四道银光如章印下,行云的小院四周院墙轰然坍塌,与周围的房子隔开了两尺来宽的距离。今夜无风,这里的火燃不到别人家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身?#25105;?#38378;,落在院中,此时没了院墙的阻隔,她清清楚楚看见了外面的人,数十名侍卫,握着弓箭,颤抖着往后退却,唯有?#24187;?#38738;年站在人群之外,冷眼将她盯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沈璃毫不?#25512;?#25226;地上晕倒的五人尽数踢出去,让侍卫?#22681;?#20102;个满怀:“本王今日不想见血。都滚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阿九?#19981;?#30340;漫画停在了让人很着急的时候,阿九突然想报?#29943;?#20250;,想让以后的每一章都停在让人很着急的时候,你们说好不好~ 如果没人反对本王就这么干了!大家都快来歌颂本王的功德啊~~~~来嘛来嘛~
           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 福彩3d跨度走势图2019 上海快三第43推荐号码 双色球大额大复式 32只牌九游戏 香港六合图库六合开奖结果历史 六合开奖 海南七星彩玩法 加盟彩票投注站多少钱 搜狐彩票下载安装 北京快乐8开奖软件 北京快三官网开奖查询 澳洲幸运8走势 6场半全场技巧 湖南彩票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