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都市血狼 > 第145章 血洗漕帮堂口(二)

            第145章 血洗漕帮堂口(二)

            作品:都市血狼 作者:詠苼芝戀 字数:7940806 下载本书  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                黑沉沉的夜,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,连星星的微光也没?#23567;!盡看?#22320;已经沉睡了,初冬,除了寒风呼呼地吹着,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,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漕帮临海帮最近的一个堂口,此?#26412;?#24471;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,蜿?#35328;?#31232;疏的路灯下,寒风袭来,街道两旁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,似乎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。堂口的大门前,七八个兄弟来回的走着,目光警惕着四处扫视,其袖口中,在路灯芒光的照耀下,隐约能看见一把刀柄!时不时的还有一道刺眼的亮光从手腕处反射出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海帮和漕帮交战,现在双方虽然都在休整,但防备丝毫未减!守卫更加得当!堂口的一楼,有着几十个兄弟在这里守卫。二楼、三楼也有几十上百名大?#28023;?#22235;楼则是漕帮堂主的房间。此时,在一楼的转角处,正有一道黑影掠过这里!守卫的兄弟只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便没再发现有什么异常,守在楼梯处的两名兄弟都一直认为是?#32422;?#30524;花了!人,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鹏飞悄悄摸上二楼,顺着墙壁探头查看这里守卫的人,还寻找摄像头的方位!长长的过道上,除了十几名大汉手握钢刀的大?#21644;猓?#20174;声音的方位来判断,其他人应该都在房间里!?#25214;?#21160;手解决过道上的人,徒然传来两道脚步声!瞬间,鹏飞换了个位置,躲进转角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望着刚才那两人走进一侧的房间,没多久里面又走出来两人,细看之下,鹏飞发现这两人不是刚才进入房间的人!当下,朝门牌看去。ri!找了这么久,原来在这里!

                监控室,漕帮的两名兄弟守在这里,目光虽盯着十几个显示屏,但却显得有些懒散!还聊起了天。“咚咚咚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一阵敲门声响起!不待这两位兄弟说话监控室的们便被推开了!见是一副陌生面孔,两人相视一眼,旋即,一个兄弟说:“兄弟,不知道没得到?#24066;?#26159;不能进这里的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堂主让我过来看看,你们都给我盯紧一点,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哼”说罢,青年冷哼一声,走了过去!一一查看这里的设备和那些安装在墙壁上的警报按钮。看见眼前之人气势汹汹的样子!面色冰冷,?#24187;?#20804;弟带着疑惑的目光,小心翼翼的问:“大哥,是堂主让你过来的,以前我怎么没见过你啊!不知怎么称呼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东方鹏飞?”不错,进来的人便是鹏飞!东方鹏飞...东方鹏飞...那名兄弟在心里念了几遍鹏飞的名字!突然,眼眸猛然睁大,心下一惊!?#25214;?#20280;手去按墙壁上的警报按钮便是“卡擦”一声传来!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见?#32422;?#30340;兄弟脖子被扭断,另外的那名兄弟已来不?#30333;?#20219;何?#20174;Γ?#30643;孔猛然一缩,脖子出瞬间传来一股痛意,感觉呼吸甚似困难,下?#24187;耄?#37325;重的倒在地上,连死他们都不知道狼军血狼是怎么出手的。鹏飞冷笑一声,将指间的刀片扔掉!旋即,拿出手机按了一下之后便坐在监控?#22812;?#30475;外面的一幕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漕帮堂口的后?#28023;?#22475;伏在这里的西门剑等人,当发现?#36947;?#30340;电话震动了一下!看见是鹏飞的号码,便知道血狼已经得手!对后面的兄弟做了个手势!瞬间,天狼堂所有兄弟从网道钻了出来,从后门直接杀进去!

                漕帮的人还在一楼守卫着,完全不知道敌人已经?#21561;?#20182;们的心脏之处。在狼军兄弟进入大厅的那瞬间,一楼突然停电,一片漆黑!混乱之际,在其侧面突然传来几道闷声。已经感觉到危机的漕帮兄弟,纷纷拿出砍刀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?#20063;?#35201;慌,聚集起来!”漕帮的?#24187;?#22836;?#30475;?#22768;喊道。已佩戴夜视镜的狼军兄弟,犹如黑夜中的狼,举刀朝漕帮的人冲去!一时间,惨叫声连绵不断的传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厮杀声、钢刀碰撞发出的声音顿?#26412;?#21160;了二楼的人!白伟领着三分之一的兄弟在一楼厮杀,西门剑则是带着其他兄弟杀气腾腾的往二楼而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从二楼下来的漕帮兄弟,被西门剑他?#22681;?#20303;;然而,就在这时,二楼的电源也被切断!没有丝毫准备的漕帮兄弟,一时间被狼军兄弟打得措手不及!不过,精英不愧为精英!虽遭遇袭击,但很快?#22836;从?#36807;来了!领头的?#24187;?#22823;?#27627;?#21363;组织反抗!可是,狼军今晚出动的是天狼堂的兄弟,不是其他堂口!漕帮精英是厉害,但在天狼堂兄弟的手里,依然不足为惧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楼大厅中厮杀的秦浩桀,当看见天狼堂的那些死士兄弟手起刀落,招招置人于死地,没有一招是虚发的那一刻,这才明白?#32422;?#36319;这些?#35828;?#24046;距有多大!特别是看见死士兄弟在应敌时不闪不避,用?#32422;?#30340;肉躯去迎接那锋利的刀锋时,其带给他的震?#27785;上?#32780;知!重要的一点是,死士兄弟完全不顾?#32422;?#30340;身死!对他们来说,只要能完成血狼交代的任务,死又有何惧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楼一片漆黑,漕帮的人没有夜视镜,砍刀胡乱的?#28216;瑁?#26159;敌是友他们根本?#22836;?#19981;出来!凭着感觉砍翻了几人,听到那叫声,猛然发现是?#32422;?#20154;。监控室的鹏飞,通过夜视摄像头看见这一幕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!漕帮的精英,也不过如此!?#20174;?#33021;力是很快,身手也不错!但还是不能与天狼堂的兄弟相比!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已上了二楼的西门剑,凭着一身不俗的功夫,带着兄弟们硬生生的把漕帮的人回三楼!望着走道上的?#20804;?#26029;腿,天狼堂的兄弟没有一个同情的。漕帮前几天在老虎堂杀了他们的兄弟,这个仇,狼军每个兄弟都记在了心里!今晚能为兄弟们?#19968;?#19968;点,天狼堂的兄弟虽面无表情,但心中却是充满着仇恨,漕帮的?#35828;?#29616;在都没弄清楚敌人是谁?又是怎么?#21561;?#36825;里的,之前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?还有,既然有敌来袭,警报这么没响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厮杀到三楼,到了这里!西门剑他们遭遇漕帮最顽强的抵抗!空间本就不大,一下挤了这么多人,漕帮的人根本?#22836;?#19981;开手脚,而且连对方是何人都还不知道。西门剑一马当先,长剑在手,风行雷厉!遇神杀神,佛挡杀佛。自狼军?#38378;?#20043;后,这还是狼军第一次对漕帮发起攻击,总是挨打,不说鹏飞心里不舒服,兄弟们的心里也不爽,这口气!是要出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挡挡”突然,冲在前面的西门剑被?#35828;?#20102;下来!刀剑因遭受?#26412;?#30340;碰撞,擦出阵阵刺眼的火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借助这一瞬的光芒,漕帮的人看见一位中年男人拧着把钢刀,气势汹汹的站在最前面,目光怒?#28216;?#38376;剑和天狼堂的兄弟。顿时,叫道:“堂主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听到此?#35828;?#28437;帮堂主,西门剑的杀气徒然变得阴冷!挥手示意天狼堂的兄弟不要停下来,杀!漕帮堂主在停电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事情不对!又听到下面的兄弟说敌人来袭,还损失不少兄弟,当下勃然大怒!拿出电?#30333;?#22791;打电话告知曹毅雄,猛然发现这里竟?#24187;?#20449;号!那个时候,他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危机!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,虽然看不见对方是什么人,但凭感觉和这些人散发出来的气息,漕帮堂主就知道今晚来袭的人?#30475;?#26080;比!密浓的杀气布满整个通道。徒然感觉一股森冷的杀气朝?#32422;浩?#26469;,漕帮堂主大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袭击我漕帮堂口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之所以有此一问,那是漕帮堂主觉得,海帮不可能有这批人,不然战场怎么没发现!如今的狼军,全都龟缩在他们的窝里,他们要是有这些实力?#30475;?#30340;人,怎会被打得那么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,?#19981;?#35831;与好友分享!
           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6十1最新开奖 另香港彩霸王 七星彩走势图表 网球王子图片 香港赛马会王中王网站 秒速时时彩走势图软件下载 今日竟彩足球及时比分 重庆时时彩三星走势 上海市彩票中心 赌场玩法介绍 诈金花单人出千设备 3D奖号两码积分布图 好运快3是合法的吗 哆啦a梦超级棒球传 香港公开一码中特吗